卸任50余家公司高管,劉強東江湖再見!

作者:管理員  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hk/2020-04-14/doc-iirczymi6315792.shtml  發布時間:2020-04-15


文/葛煜

來源:鋅財經(ID:xincaijing)

原標題:劉強東,江湖再見!

在古龍的武俠小說《圓月彎刀》里,受夠江湖廝殺的丁鵬一度帶著青青,隱退在無命客棧十年。

在丁鵬眼里,無命客棧便是他曾經在江湖血雨腥風的心靈安慰所。哪怕江湖上關于他的傳說一直未曾消散,但對他來說已經不再重要。

樹欲靜,風不止。最終,丁鵬還是被迫出山與任天行大戰三天三夜。

劍客欲退而江湖不許。劇情的前半段像及了現在的劉強東。

一月前,劉強東密集卸任近20家子公司的CEO之后,最終還是走下了京東集團CEO的高位。和丁鵬一樣,劉強東也像是一個當代的劍客,但不同之處在于,前者是想要主動隱退但江湖不許,而后者或許是江湖難有揮劍之地。

初出時的劉強東好似一名竹杖芒鞋輕勝馬的劍客,劍指大都市,孤身為那份心里的美好在江湖上闖蕩,對待兄弟出手闊綽,有肉一起吃,有夢一起做。

一位接近劉強東的人士告訴鋅財經,從少年時代起,他就扮演著“大哥”的角色。少年時,劉家父母就長期漂泊在外,跑船運。這幾乎讓劉強東成了包括妹妹在內的這個四口之家的半個“主心骨”。

由于缺乏父母的庇護,對當時的劉強東來說,很重要的“工作”之一,便是保護妹妹免受外人欺負——要知道,這個時候的劉強東也不過是個孩子。

從小的“大哥”姿態,也伴隨了劉強東一生。

到京東成型時,江湖上還出現了以他為帶頭大哥的“宿遷幫”,劉強東的“俠義劍客之心”在他的小江湖里被充分地認可。

而在南方,以馬化騰為首的“潮汕幫”卻更加務實地講究如何做好生意。

可江湖氣用在商業上,是行不通的。人生過半,劇情卻急轉而下。

京東業務模塊一直跑不明朗,引以為榮的自建物流沒能變現,明州事件更是加速了劉強東江湖聲望的下降。

隨后,京東二號人物徐雷頻頻出現在大眾視野,此人亦不乏一身江湖氣。對外的表態字里行間沒有高大上的辭藻修飾,對業內的潛規則也毫不避諱,這種風格做派和劉強東竟也有幾分神似。

現在境地,或許,在劉強東眼里頗有一種“無可奈何花落去”之感,但他這只曾經為江湖熟知的“雁”是否還能歸來,卻也不得而知。

劍指羅馬  

劉強東的出身很可能是互聯網大佬圈中最低的一個。

當12歲的馬云已經能熟練與外國人用英文交流時,劉強東還是個蘇北大山里的野孩子。父母常年在外以駛船為生,劉強東從小就和3歲的妹妹被寄養在從沒讀過書也不識字的姥姥家,一方面什么事都可以自己作主,一方面也要護著妹妹不被外人欺負。

江湖之氣,劍客之心,從兒時就已經在劉強東的心里埋下。

他和徐雷的相遇,說是茫茫命運里的安排,倒不如說是同為江湖人的惺惺相惜。

與出身貧寒的劉強東相反,京東的二號人物徐雷是地道的老北京人,在部隊大院長大,從小耳熏目染鐵一般的紀律。可他和東哥一樣不受家庭環境定義自身性格,徐雷沒有刻板、嚴肅,反倒愛憎分明、個性獨特,私下愛玩玩音樂、追追小眾潮貨,和朋友講段子說笑。

因此,外界人是這樣評價他的:做起事情雷厲風行、果敢干脆,非常有魄力;但又不循規蹈矩,常有出人意料的表現。

如果沒有京東,劉強東和徐雷也許就是意氣相投的好兄弟。

可能是村長家門口掛的肉是真的香,也可能是村長家的燈泡格外亮。懵懂時期的劉強東暗自立志,以后長大了也要當村長,到時候一定要讓全村人都有肉吃。年幼的劉強東第一次找到了人生中奮斗的動力,也知茍富貴勿相忘。

相比總說福報的“施恩者”馬云,劉強東則是“報恩人”。

有了京東后,劉強東擴充了70%跟他一樣來自農村的員工,除現金捐贈之外,還在京東內部還發起了“我在京東上大學”、“我在京東讀碩士”等項目,給成績優異、家庭困難的員工提供助學基金。

劉強東曾在節目中演講說,“我不是覺得其他地方的學校不好而是覺得只有在大城市才能有更大的見解,更遠的目光。只有在一線城市才能擁有那樣的機會。”

成人后的劉強東,最終沒有去當一村之長,而是渴望更大的江湖。

正是因為有了這個念頭,當時還在山村里的劉強東才更加決定要走出鄉村而且一定要去大城市。

于是,劉強東努力存錢,終于在初中時存夠50元,從鎮里坐車到徐州,又在徐州倒車,凌晨一點到達南京。那時,看到37層高的金陵大廈后,彼時十幾歲的劉強東才第一次看到了比宿遷更大的城市。

回到小山村后,他做了人生中第二個決定,將來一定要去北京上海看看。年少的劉強東深諳成年人的社會法則,他明白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一定要考出去。

1992年,劉強東以宿遷高考狀元的身份考入中國人民大學,當時轟動了整個縣城,副縣長親自送大紅花進家,為了給他湊學費,很多村里的鄉親是兩分錢、五分錢地湊,最多是給一塊錢,共湊了500元錢和76個雞蛋。

張開了飛出大山翅膀的劉強東,在22年后回到老家,給大伙發錢,那時他說,“鄉親們當年的恩情,我要用一輩子來還”。

有的人一輩子都在去羅馬的路上,有的人身來在羅馬。

當東哥還在暗自歡喜終于半只腳踏進大城市時,潮州小子馬化騰已經在深圳找到一席之地,彼時馬云在杭州翻譯界已然小有名氣。

不過,中國人民大學作為國字號開頭的大學,985、211光環已經足夠可以給他一個平臺了。為此在自己成功后他給母校捐了7000萬作為激勵貧困學生——是的,劉強東從來不是一個吝嗇的劍客。

逐夢

少年風華正茂,最是意氣風發之時。踏上求學之路的劉強東,堅決不向家里再要一分錢。

大一的時候,劉強東白天當家教,晚上就躲廁所抄信封,室友在睡覺,他仍在熬夜賺錢。

到了大二,劉強東迎來人生中第一次夢想破滅。他開始明白,念社會系并不能做官,也不好找工作。

他看中了計算機的價值,自己早出晚歸地自學電腦編程。后來劉強東給政府部門編的電力管理系統和給餐飲店編的餐飲管理系統為他賺了不少錢。

大學時的劉強東,想賺錢,也會賺錢。對風波詭譎的商業江湖,劉強東似乎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

在京東初期,劉強東力排眾議堅持自建物流,短暫地撐起了京東半壁江山,亦是如此。

大三的時候,劉強東就懂得抓住機遇,也是第二次體會到江湖義氣。一家江蘇企業來京尋找人才,劉強東一是電腦編程能力扎實,二又是江蘇人,自然脫穎而出得到入職機會。

到了大四,劉強東已經賺了一筆小錢,立刻投資餐廳。

那時他還頗有一絲天真,認為“我對你好,你就對我好”,也沒有以后這么講究“宿遷幫”,對底下的“外人”都一視同仁。結果廚師知恩不圖報,貪錢導致餐廳倒閉。

“不要信外人”的想法第一次在他心里扎根。事實上,江湖本身就是有幫派的。

可劉強東還是過于狂妄自信,以為一切歸根到底是自己的年少不懂事,在京東發展最為關鍵的幾年里,他毅然赴美留學,把“家”給幾個“外人”管,指揮官臨陣脫逃,京東發展走向可想而知。又栽了跟頭的劉強東“不再信外人”,開始狠心。

畢業后,劉強去了一家外企公司工作,那段時間為他積累了非常多的經驗,也從來沒有忘記初心——要自己當老板。最后他拿著賺的錢在中關村(9.040,0.02,?0.22%)開了一個名叫“京東多媒體”的柜臺。

其實,畢業的頭幾年里,其實大家都混得差不多。雷軍剛畢業就加入金山軟件,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6個小時。另一邊,馬化騰也只是個安安穩穩的小職員。

未來的五年、十年里,他們各自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巨變。

退隱

劉強東的一生,從小山村來到大城市,再到創立京東,可謂順風順水得其所哉。可惜,成也強東,敗也強東。同樣,成也物流,敗也物流。

邁入2000年的京東還在成長,彼時,徐雷進入聯想工作。逐漸,徐雷展現出工作經驗豐富、能力出色以及過人的戰略格局。

2007年是京東的一個轉折點,那一年,今日資本徐新不僅給危在旦夕的京東一線生機,還把徐雷推薦給了劉強東,當時與徐雷一同進入京東的,還有現在的京東數科CEO陳生強。

拿了筆融資,上市計劃也提升日程。

五年后,劉強東打算放權,培養自己人。短短一年時間里,COO沈皓瑜、CMO藍燁、CTO王亞卿、CHO隆雨,這些履歷光鮮的職業經理人紛紛到來。奈何東哥還是栽在了“空降兵”手里。

劉強東曾簡短談及讀書時的情愫,那時他遇到校花學姐想逃跑卻掉進湖里。重返校園的他已功成名就,一邊享受求學時光,一邊和奶茶妹妹談著戀愛,十分愜意。

你可以說劉強東過于自信了,也可以說他還是那么張狂。在京東上市后劉強東繼續放權,讓表面光鮮亮麗的京東實際上漏洞百出。

這期間,徐雷短暫地離開了京東。劉強東不是沒有嗅到不對勁,可能是一次開會旁聽CXO們毫不留情地抨擊老臣讓他默不作聲地不快,也可能是他發現京東的戰斗力不復存在。

放權兩年后,惜才的劉強東為挽回良將,曾與徐雷約過幾次酒。幾番觥籌交錯下,徐雷也就聽從了劉強東的建議,重返了京東。

重回京東的徐雷在2014年年中破天際地說要打造618的名頭。然而直到“618”和“雙11”齊名時,很多人才意識到,徐雷是個有遠見的人。

如果你細心去回顧,可以發現京東史上的重大變革,諸如與騰訊達成合作、推出京X計劃、無界零售等等,居然都出自徐雷手筆。

時間到了2018年前期,京東物流獨立,并一舉從資本市場融資25億美金,入局者包括紅衫、騰訊、招商、國開行等重磅投資者。

京東物流的上市之路勢不可擋,可還有一個問題擺在其面前,那就是連年的巨額虧損。如今調度倉庫的存在和大數據升級讓自建物流的壁壘不復存在。曾經京東引以為傲的物流體系,已經成為不了京東的護城河。

加上“明州事件”的影響,京東陷入至暗時刻。

2018年12月,京東進行了一次被稱為史上最大規模調整的組織架構變革,京東商城被劃分為前臺、中臺、后臺三部分,徐雷徐雷被推到臺前,任輪值CEO。

京東還是面臨著嚴峻生存局勢。

一方面是老對手阿里愈發激烈的排擠與打壓;另一方面是新秀拼多多勢頭兇猛,不僅在年GMV超越了京東,就連市值也被其碾壓。

2019年2月,京東開始強調落實末位淘汰制,一個月時間,首席技術管張晨、首席法務官隆雨以及執行副總裁藍燁相繼離職,管理層大洗牌。

劉強東在2019年給“兄弟們”的一封信中坦言,京東物流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利益面前,再無“兄弟”二字,直接取消快遞員的底薪,削減住房公積金。

2019年是徐雷大刀闊斧改造京東的一年,并在文化、組織、業務、戰略等多個方面取得了亮眼的成績。連續虧損了12年的京東物流,終于在2019年二季度實現了盈虧平衡。

徐雷看起來和大部分普通人差不多,既沒有劉強東的“強人”風格,更沒有馬云的“高大,唯獨性格上非常特立獨行,不愛穿西裝。很多人說他性子直來直往,說話顧及不多,是個聲色俱佳的段子手。

也就是這么一個人,在劉強東眼中成為一個很特別的人。徐雷的身上還有這么一行紋身“無所謂無所畏”,劉強東還曾對外開玩笑“想要喝酒就該找徐雷”。

如果當年沒有劉強東的堅持,也就不會有現在的京東。徐雷之于劉強東,正如管仲與伯牙,相知才有京東后面的故事。

有人說,劉強東仍然以78%的股權掌握著京東的權柄;也有人說,在劉強東這個年紀,馬云、俞敏洪、馬化騰還在一線拼著。相比于馬云、柳傳志的“退休”,劉強東的隱退的確暗淡了許多。

《圓月彎刀》的結局里,丁鵬在和任天行決戰前,把寄托心安的無命客棧交到了荊無命手里。刀光劍影間,丁鵬還是消失在江湖之上,只剩傳說。



(★^O^★)MG五骑士投注 福建体彩31选7幸运之门 北京麻将下载app 李逵劈鱼怎么玩 _百家乐群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买马方法心得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安徽无为麻将规则 滑袖打麻将手法讲解 国王vs火箭360直播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 865连连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什么软件可以三人麻将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 快乐十分⑩户分 甘肃11选5任遗漏数据